登陆 | 注册

禁毒征文作品选登之《以则孔》

以则孔

贵州工程应用技术学院2014级英语本科班 赵微

张二狗的死讯像一记闷雷

撞击着以则孔最敏感的神经

 当欲望与惊恐

从以则孔最阴暗的角落

同期而至

一个村庄的阵痛由此开始

 

以则孔有很多条通往外面的路

每一条

村民们都尝试走过

每一条

都被大山阻隔

 

张二狗是第一个离开以则孔的人

回想当年

从水东乡到纳雍县城

从纳雍县城到繁华都市

那是一个开拓者

从刀耕火种走向巍巍文明

怎样的万丈豪情

 

灯红酒绿

醉眼迷离

 离开土地的人

只能任由荷尔蒙长成根须

 性欲在上

毒品成了最及时的催化剂

 

那一年

张二狗回到家乡

 他带回了大把大把的钞票

带回了妖艳的女人

带回了他的致富武器——毒品

 

那一年

张二狗再次踏上征程

 他带走了家乡最本分的庄稼汉

他带走了闺中待嫁的村花儿

他还带走了以则孔唯一的代课老师

 

那一年

张二狗已经是一方毒霸

庄稼汉已经是纹身遍布的残暴打手

村花已长成毒巢里的罂粟花

代课老师也早已成为贩毒团伙的军师

 

天网恢恢

疏而不漏

张二狗没有想到

自己的一腔致富豪情

却把自己送进了人生的垃圾场

 

张二狗的死讯

让以则孔陷入深深的恐慌里

 一个个锒铛入狱的消息

一片片长满荒草的田地

成了以则孔最隐痛的疤痕

 只有以则孔的老弱妇孺

还坚守着羊角山下最后的炊烟

 

风从四面八方撕扯着以则孔

撕扯着张寡妇窗户上破旧的尼龙布

撕扯着孤苦老人老泪纵横的皱纹

撕扯着放牛娃鞋子上越来越大的口子

撕扯着以则孔此起彼伏一阵紧似一阵的哀鸣

 风从白天吹到晚上

从晚上吹到白天

从春季吹到冬季

从一年吹到另一年

 

十一

大地将日子收紧

将疼痛收紧

将这场深深的教训收紧

 他坚信

一定有一阵风

将会给予以则孔一个崭新的世界

而这阵风

正随禁毒部门的脚步

踏步而来

1.文中张二狗等皆为虚构。

2.以则孔村位于纳雍县水东乡西南面,平均海拔1400米,距乡政府驻地18公里,县政府驻地45公里。因10年前该村涉毒严重,被媒体喻为“羊角山下寡妇村”而远近闻名。截止2002年,该村被打击处理的涉毒人员共42人(贩毒37人,吸毒6人,有1人既吸又贩)。其中:5人被判处死刑,1人狱中生病死亡,1人被判死缓,3人被判无期,19人被判10年以上有期徒刑,6人被判10年以下有期徒刑,1人被刑拘,6人被强戒。涉毒人员为此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留下了24位老人,22名妇女,49名孤苦无依的孩子。通过省、市、县、乡等各级党委、政府及禁毒部门的不懈努力,现在以则孔村已由“五无”(无水、无电、无路、无学校、基层组织无战斗力)转变为“五有”,从昔日的“毒情重灾村”变成了现在的“禁毒示范村”。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虎门销烟鲜为人知的细节:众官员因中毒病倒


Copyright © 2014-2017 黔东南州禁毒协会 版权所有    黔ICP备1600461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