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 注册

历史上最早立法禁毒的的国家,你绝对想不到会是哪个?

    自鸦片战争以来,我们这片国土深受毒品的祸害,至今心有余悸,国人谈毒变色。然而,要打败敌人,就应该做到知己知彼,所以了解毒品,才能更好的拒绝毒品。今天给大家看的是几个关于禁毒、毒品的冷知识,博君一粲。
 
1、禁毒立法最早的国家之一,清朝
 
    清朝末年是鸦片类毒品最为泛滥的年代,其实早在1729年的雍正皇帝之前,鸦片就已经在这块土地上流行开来,从明朝末年就有一直有吸食鸦片风气。
 
    明清易代之后,社会上因为吸食鸦片而带来的危害实在太大,到了不能不重视的程度,新建立的清政府才于雍正七年 (1729年) 颁布了第一道禁止售卖鸦片及开设烟寮的上谕,对贩卖鸦片烟者、私开鸦片烟馆者、吸食鸦片者等,明确地提出了初步的量刑标准。这在中国的禁毒史上不能不说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1729年清雍正颁布《申禁售卖鸦片及开设烟寮上谕》。
 
1730年清雍正颁布《惩治流寓台湾人民兴贩鸦片条例》。
 
1796年清嘉庆颁旨禁止鸦片输入、禁止国内种植。
 
1813年清嘉庆颁布《严禁侍卫官员太监买食鸦片并严查鸦片烟贩事上谕》。
 
1823年清道光制定《失察鸦片烟条例》
 
1839年,清道光颁布中国禁毒史第一部禁烟法典《严禁鸦片章程》。
 
1906年看起,清光绪连续发布《禁烟章程十条》、《稽核禁烟章程》、《禁烟查验章程》、《购烟执照章程》。
 
1910年,清宣统公布《禁烟条例》,定吸食鸦片烟罪。
禁毒法
 
 
    然而,尽管如此,由于从明朝中后期到清初,中国已经形成了上自皇帝下自平民的数量巨大的吸食鸦片的消费群体,而且众多的政府官员也被牵扯进了鸦片贸易这项可以获取暴利的利益格局之中,所以,清朝政府虽有禁绝鸦片的决心,并从雍正七年以后三令五申要禁绝鸦片贸易和社会上吸食鸦片的风气,但是终因此风已呈现尾大不掉之势头而没有产生良好的效果。广州等口岸的鸦片仍然或明或暗地被运进口内,社会上吸食鸦片的民众依然在吞云吐雾,优哉游哉。毒焰流布,终于在1840年引发了那场著名的影响中国命运的鸦片战争。
 
 
 
    皇帝们固然可恨,但更可气的,则是早已扎根于民心的“皇帝情结”:上行下效,推波助澜。此风不除,它以后恐怕还会借尸还魂,荼毒中华。
 
2、第一届万国禁鸦片烟大会于1909年在上海召开
 
    清朝受鸦片毒害许久,英国又是主要的供应商,双方应该是在这个方面应该是难有共同点的。有趣的是两国却在1909年的上海,与其它十几个国家参加了第一次世界级的禁毒会议。
 
    1909年2月1日,国际鸦片委员会会议在中国上海外滩汇中饭店(今和平饭店南楼)召开,史称“万国禁烟会”。来自中国、美国、英国、法国、德国、俄国、日本、意大利、荷兰、葡萄牙、奥匈帝国和暹罗(今泰国)、波斯(今伊朗)等13个国家的41名代表齐聚一堂,共商禁烟大计。
“万国禁烟会”,是世界上第一次国际禁毒会议,会议催生了首部国际禁毒公约——1912年《海牙鸦片公约》的缔结,有力地推动了世界禁毒斗争的开展,因此,万国禁烟会在国际禁毒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
    会议的主题是讨论世界性的毒品泛滥问题,协调各个的立场并商议采取共同的对策。上海万国禁烟会,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多边性的国际反毒禁毒会议,它第一次确认鸦片等毒品必须在世界范围内禁止,第一次唤起了各国政府对毒品的关注。会议决议的主要内容多被以后的海牙禁毒公约所采纳,成为国际联合反毒禁毒的普遍原则。
 
3、大名鼎鼎的拜耳医药公司开发了“不上瘾的吗啡”-海洛因
 
    海洛因”(Heroin),该字或源自德文heroisch一词。
 
    德国拜耳(Bayer)药厂化学家霍夫曼(FelixHoffmann)将海洛因制成药物,其止痛效力远高于吗啡,至少提高了4-8倍,可明显抑制肺痨病人的剧咳、久喘和胸痛,促进患者情绪安定,且无明显不良反应。
 
 
 
    1898年,该药以不会上瘾的吗啡之名上市,其后更曾用作儿童止咳药。拜耳公司很快就发现海洛因并不只是能治咳嗽,公司后来建议在治疗疼痛、抑郁、支气管炎、哮喘甚至胃癌时都可以使用海洛因,以至于在当时人们了解的疾病中,只有很少几种不在海洛因的适用范围之内。甚至包括疯人院:那不勒斯精神病院的大夫给病人们开出海洛因,记录说有“持久的镇定作用”,“甚至有几个痊愈的病例”。俄国精神病医生用海洛因驱散“灵魂的痛苦”。甚至登山俱乐部都建议俱乐部成员在登山前服用此物,因为它能使呼吸更为顺畅,能让他们登得更高。
 
海洛因作为商品出售后获得了巨大利润,1902年海洛因的利润占整个药品行业的5%,这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拜耳公司的营销手段。公司给全世界的医生们免费发放海洛因试用品,委托一些专家做带有宣传海洛因神奇疗效的研究。在这些研究人员的记录里,海洛因仅仅具有昏沉、晕眩和便秘这些微不足道的副作用。拜耳甚至在《德国医生报》的广告中公开要求医生们用“公认的出色的”海洛因医治吗啡成瘾,称海洛因是吗啡的下一代产品,并且不会让人上瘾,但却事与愿违,人们很快就发现海洛因比吗啡的水溶性更大,吸收亦更快,脂溶性也较大,更容易通过血脑屏障进神经中枢发挥作用,更为严重的是,它的成瘾性更强烈。对个人和社会所导致的危害后果,已远远地超过了其医用价值。
 
    1910年起各国取消了海洛因在临床上的应用。1912年在荷兰海牙召开的鸦片问题国际会议上,到会代表一致赞成管制鸦片、吗啡和海洛因的贩运。1924年,美国参众两院立法禁止进口、制造和销售海洛因。
 
没错,这家拜耳公司就是现在鼎鼎大名的德国拜耳公司,最为知名的世界500强企业之一,你所熟悉的阿司匹林、艾力达等都出自此公司。
 
4、从毒品进口国到出口国
 
    很长一段时间,在我国流行的传统毒品海洛因,都只能依靠金三角地区进口,但是随着新型合成毒品的兴起,我国的毒品市场发生了巨大变化,从原来的只依靠进口转产生产出口大国。(尽管这不是什么好事)
 
    联合国《2013世界毒品报告》中约90%的受调查国家称,合成毒品已占据相当大的市场份额。中国港口城市周边的工厂是主要源头,毒品从那里利用常规国际速递服务运往欧洲或北美。
 
《2015中国禁毒报告》显示,中国毒品消费市场上的晶体冰毒和氯胺酮目前几乎都是国内生产,广东部分地区已经成为国内非法制造冰毒、氯胺酮等合成毒品最为严重的地区。
 
 
 
    产量巨大的冰毒和氯胺酮除“国内销售”外,因其价格低廉也受到国外贩毒集团的关注。国家禁毒委公开信息显示,作为化学品生产大国,中国大量制毒原料配剂流入国内制毒工厂和境外毒源地。
 
5、合法种植罂粟
 
    鸦片来自于罂粟,而《禁毒法》规定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非法种植罂粟等毒品原植物,但是我国是经世界卫生组织批准,全世界可以合法种植药用罂粟的国家之一。然而对罂粟的感情,从民间到政府一直都很复杂。中国对罂粟种植严加控制,除药用科研外,一律禁植。
 
    罂粟是一种药用价值极高的植物,医用吗啡和可待因多从罂粟中提取。每年,合法种植的罂粟都被国家统一收购作为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的原料药材。所以别想多了,这不是国家合法制毒,是为做为为药用原材料所用。罂粟作为阿片类物质的主要原材料,在医学上还是有很多的作用的。
上一篇:权威发布"2017中国禁毒报告(3)   下一篇:禁毒知识|吸毒对女性的特殊危害


Copyright © 2014-2017 黔东南州禁毒协会 版权所有    黔ICP备16004612号-1